2016 第三届蕃茄田艺术全国创作奖 | 报告!这间学校有点酷!完美收官

发布时间:2016-05-09


近期,由蕃茄田艺术主办的第三届全国创作奖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完美收官,活动获得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上海电视台星尚栏目、上海教育电视台、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东广新闻台、中国新闻社、新华社、上海教育新闻网、胡润百富、大公报等70余家媒体纷纷予以报道。

现将日前大公报对蕃茄田艺术首席教育官郑怡女士的专访报道如下,与各位关心少儿创新艺术教育的朋友分享。


报告!这间学校有点酷

——一场以孩子为主角的艺术展

大公报/郑晓舟


五月的第一周,原本平静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空气中却有了一些不同的“温度”。因为这两天展出的是一群3-12岁孩子的作品,主题是“报告!这间学校有些酷”。
来自全国各地15支“娃娃军团”利用两天半的时间,在艺术馆里集中创作。有些孩子把学校建在了高高的云朵上,有些孩子则搭建了类似霍格华兹版的魔法学校,还有些则是还原了古代的马洲学府样貌……
本次展览的艺术家们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展览所掀起的热度,并不亚于同期城中所进行的其他展览,比如早期蒙娜丽莎。
对于本次展览的幕后推手蕃茄田艺术来说,孩子们的技法虽然稚嫩,但是想象力和表达力并不亚于大师们。

蕃茄田艺术首席教育官郑怡告诉大公网记者,作为一家十几年一直在从事儿童艺术教育的机构,他们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该用什么方法来看待孩子的创作,来鼓励孩子的创作。“创作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如果只是以结果来看待孩子的作品,它会有一点点失之于偏颇。回到创作的原点,从零开始,让孩子自己去思考他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作品,他们去讨论、要怎么样来做、到实际动手,然后慢慢地去架构整个作品,这样我们能够看到整个创作过程的原貌。“ 基于这一理念,通过早期的方案提交和评估,终于在五一的小长假中,来自全国各地小小艺术家们在上海进行了密集的创作,并如期呈现了作品。
郑怡认为,创作的过程,本身也是作品的一部分,对孩子来说更是如此。集体创作,可以看到孩子们的交流,探讨,妥协和执行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作为观察者,郑怡说自己屡屡有惊喜。

“我还看到某些队伍的小队长非常特别,他会去安抚自己队友的情绪,还会去带领队友进行创作,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更小的小朋友,他们会彼此照顾。这些都是在我们原先想象不到的事情。所以透过集体创作,孩子完成的不只有作品,他们还展现了领导和互助,这是我在两天里面看到非常特别也很有趣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创作活动,还有海内外的艺术和教育专家们全程观摩,包括40年设计超过350所学校的日本建筑设计师日比野拓、台湾IMA文创办公室执行长马幼娟、CICA当代艺术儿童基地执行总监黄荣智、美国芝加哥哥伦比亚学院艺术合作发展中心教学艺术家尹善、精中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卢崇真、Touchbox小创客艺术总监罗贯庭。在整个创作过程中,评审团们陪伴孩子3天,了解孩子们创作背后的故事、思维方式、团队的合作、空间建构能力、创意执行力、色彩协调、观察力、感受力等,认为创作的过程远比最后画面呈现重要。

郑怡认为,本次展览,其实秉承的是蕃茄田艺术一贯的创新艺术教育理念,即让孩子在艺术中发现自己。创作没有第一,只有唯一。蕃茄田艺术创造一个充满尊重和鼓励的艺术氛围,让孩子在真正属于自己的创作过程中不断进行自我对话,发现自己的特点,确认自己的价值,从而建立自信,未来可以应对生活的挑战。
对于12岁以下的孩子来说,艺术教育更多的是让他们通过艺术来表达自己的内心和想象。我们培养孩子的创意思维,未来可能不以艺术为生,却能胜任任何学科和职业的挑战。

另外,她强调在艺术教育的“不干预“和”不复制“原则。诚然,一个拥有完美的布局、配色的作品放在家长眼前,家长很满意,老师也可以交差。但事实上,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对布局、透视效果或颜色的把握不尽相同。我们应该根据孩子的身心发展,去进行创作的引导,而不是插手创作。因此,我们坚持不会为了追求画面的完美和完整度,让老师修改孩子们的作品,帮忙打草稿、勾勒笔画或者润色。
谈到“不复制”原则,她说多年前她经常心痛地看到孩子们被教授复制作画。一堂以七星瓢虫为主题的绘画课,结果一堂课学下来,孩子们画的瓢虫竟和老师画得一摸一样,连七星的位置都是!“这实际上只是在复制,而非创作。孩子们只是变成一个个没有自己想法的小工匠。艺术创作的独特性,是来自于每个创作都是作者的感受、想象与表达。我们坚持引导孩子作画,激发孩子内心的想法,形成属于孩子自己的创作。”
此外,郑怡表示反对将成人艺术儿童化。她谈到,如果拿出一些名画名作,让孩子去临摹作品。既简约,又高大上,看似好像是所谓的高端艺术。作品画好后,结果给家长造成了假象,他们会认为自己的孩子也能画出大师一样的作品就是好了!“但是,试想,孩子的认知与能力怎么会和成人一样呢?在这样的教育过程中,恰恰是儿童主体的缺失。我们在这些作品里面,看不到孩子自己的东西呀!”她说,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蕃茄田艺术更关注的是在这个作品里,有没有孩子自己的体会与独立思考的痕迹,而不是他可以画出“谁的画”。

“艺术教育的过程应该是一种享受的过程,艺术可以让孩子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找到心灵的出口。艺术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了考试、升级。因此我们重视孩子在艺术创作过程中的体验与自我的成长,我们希望孩子通过艺术教育的学习,真正享受到艺术所能带来的快乐与满足”,郑怡说。


春创第一日花絮:


春创第二日花絮:


春创第三日花絮:


返回